据媒体报道,4月15日,南昌市公安局青山湖分局对外通报一起强制猥亵案。南昌一男子“飞车摸胸”,已被依法判处8年有期徒刑。

2020年6月至11月期间,先后共有11名女性报案称,在南昌青山湖区、青云谱区等多个地方,遭遇一名骑摩托车男子的尾随和袭胸。案发后,民警锁定了犯罪嫌疑人戴某。该男子有多次前科,涉及强奸、抢劫、盗窃等,其归案后态度恶劣,拒不认罪,最终警方对其零口供刑拘。目前,该男子因强制猥亵罪已被依法判处8年有期徒刑。

此事爆出后在网络引起热议。有网友为该男子获刑8年拍手称快,也有人认为8年刑期太轻,不够其受到惩罚。在我国法律中,强制猥亵罪究竟如何量刑?封面新闻记者采访了四川发现律师事务所律师陆元辉、四川明炬律师事务所律师邓俊杰。

四川发现律师事务所律师陆元辉介绍,从我国刑法规定上,强制猥亵他人的刑罚处罚幅度包括,五年以下和五年以上两个范围,即该罪属于刑罚幅度较大的罪名。

“判处以五年以上刑期,只要符合与“聚众”或者“在公共场所当众”相等的恶劣情节的,就可以在五年以上的幅度确定刑法,而本案中有多达十余人次,在公共道路的强制猥亵,甚至造成了电动车倾翻等恶劣后果显然是属于情节恶劣的情况,因此,判处五年以上刑期是适宜的。 ”

“另外,在5年以上的刑幅度中如何评价最终确定的刑期的合理性问题,既要考虑依据案情的恶劣情况,还要考虑被告人的认罪态度、历史表现、受害人的谅解情况。”陆元辉说,例如,在《江苏省各中级人民法院刑事案件判刑量刑标准指导意见》就规定了在 “强制猥亵、侮辱妇女,每增加1人,增加二年确定基准刑,按此标准来说本案中8年的标准并不高。

他认为,本案中被告人可能属于《刑法》第六十五条曾犯有期徒刑刑罚五年后又犯有期徒刑刑罚的累犯,根据规定本来应当在5年以上从重处罚。

“实际上,强制猥亵罪在实际量刑中处罚较轻通常,原因在于该罪发生一般在认识人员间较多,受害人容易谅解,被告历史表现、认罪、自首等从轻、减轻情节较多的原因。”

四川明炬律师事务所律师邓俊杰则认为,该案严格来说属于在五年以上量刑幅度内的从重处罚。

“从本案公布的视频和信息来看,戴某不仅是在公共场合实施猥亵行为,而且很有可能还造成了被害人有受伤的情形,同时还有多起做案的情况。”

邓俊杰认为,戴某在本案中已经符合“在公共场所”做案以及有“其他恶劣情节”,属于应当在五年以上有期徒刑量刑的情况。同时其还有前科,有可能属于累犯,判处八年有期徒刑没有任何问题。

我国的强制猥亵犯罪是指通过暴力、胁迫等方式违背他人意志对他人身体特别是私密部位(如女性的胸部、臀部、下体等)的接触等方式侵犯他人性自由,2015年11月1日之前强制猥亵仅针对女性,之后包括男性也被包括在其中。

陆元辉律师提醒,如果不幸遭受强制猥亵,一方面,因该类犯罪通常较隐蔽,应当第一时间通过录音、录像的方式进行取证;另一方面,也应当及时向公安机关报警保护自己。

邓俊杰律师还建议,受害人可尽量记住犯罪嫌疑人的外貌特征,如果有机会在犯罪嫌疑人身上留下痕迹,也可尽量留下痕迹,以便此后取证。

律师提示,该类犯罪属于涉及公民隐私的案件,公安机关、检察机关、法院、律师都会对案件中的隐私予以保护,受害人不用过于担心对自己声誉的影响。

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》(2020修正)第二百三十七条 以暴力、胁迫或者其他方法强制猥亵他人或者侮辱妇女的,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。

聚众或者在公共场所当众犯前款罪的,或者有其他恶劣情节的,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。

第六十五条 被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的犯罪分子,刑罚执行完毕或者赦免以后,在五年以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的,是累犯,应当从重处罚,但是过失犯罪和不满十八周岁的人犯罪的除外。

封面新闻记者 戴竺芯